法例|聯邦修小費分配法 華人餐館不影響

发布日期:2018-03-09,中餐日报

正文内容开始

唐人街餐廳小費三種分法 因工資制度多屬小費抵薪不受影響

 

去年12月,美國聯邦勞工部提出新法案,給服務行業的老板以更多的自由,即可以把服務員的小費收集起來,分配給那些不在前臺工作的員工,比如後面廚房的廚師等,這個消息引起服務行業各利益相關者的爭論。對此,有華人員工表示,很多店已經都在這麼做了,他們對此並不反對,認為只要有小費拿就行;并且華人社區的工資制度多屬於“小費抵薪”,不受聯邦小費法的影響。

勞工部認為,對於那些最低工資已經達到15美元/小時的州,如果小費不由老板分配、都歸服務生自己所有會產生工資分配不均的問題。

 

2011年頒發得《公平勞動標准法》(Fair Labor Standards Act)要求,餐館老板只能在收小費的工人,即服務員、前臺員工之間分配小費。新提案則允許老板把小費做其它用途,比如給後廚分小費等,但前提是,老板給員工的工資須符合聯邦的最低工資要求。

 

但是,這個新法案不適合那些“小費抵薪”(tip credit)的地方,即那些老板把小費算作工資的一部分的餐館。這樣的老板需要給員工每小時2.13美元/小時,或者達到最低7.25美元/小時的聯邦最低標准;各地方州有各自的最低工資標准,如紐約州正在向15美元/小時的最低工資努力。

 

各方聲音

勞工部認為,對於那些最低工資已經達到15美元/小時的州,如果小費不由老板分配、都歸服務生自己所有(舊法規定),會產生工資分配不均的問題。

 

美國餐館工人(Restaurant Workers of America)負責人、前服務生柴森對《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說:“這是個務實而明智的計劃。”

 

工人權利維護者認為,這個新法案會讓老板們偷竊工人的工資。對此,自稱是民主黨的柴森認為這不符合事實,他說:“勞工部的新提案成了假新聞的受害者。”

 

華人社區多小費抵薪

了解了華埠的其他一些餐館,發現有很多家是采用收集小費大家分的辦法,但是所有商家都希望保留小費制度。

 

位於堅尼街的“南山快餐廳”服務生司徒介紹說,唐人街的餐廳分配小費一般有三種方法。一種大家當天平分,第二就是老板收走;最後一種是老板來分小費。他說,所有餐館的人都希望有小費,因為一天10~20美元的收入對他們餐館從業者很重要。

 

勿街“上海小吃”的大堂經理吳先生說,他們店的方法也是把小費放在一起大家分。他說,“我們老板很好,從不拿小費,都給我們分。小費制度有利於服務質量,有小費我們也有熱情。”

 

在基絲提街有一家餐館的老板萍姐說,華人老板多采用小費抵薪的做法,前臺服務生有小費,就抵工資;後面廚師沒小費,就掙工資,她認為這樣很合理。

 

“生意好,再忙他(她)也高興,因為拿小費多嘛;那生意不好了,他掙少他也沒有想法。”她說,“如果不是這樣,(沒有小費)我生意不好還給他15美元一個小時,那我怎麼受得了?”另外,她說,如果掙死工資的話,員工就得報全稅,他們也不喜歡。“不給小費沒人幫你打工的。”

 

華人的吃客對於小費制度看法也不同。路人王小姐說,以前給小費還可以接受,“現在菜價高了,稅也高了,就給不起小費了。”她說,“而且,如果你不給小費她就對你冷淡,也不公平。”

 

從歐洲來美國工作的李小姐不喜歡美國的小費制度。她說:“我喜歡明碼標價,你標出服務費就好了,我一看就知道這頓飯花多少錢。”另一個剛從大陸來美五年的不透姓名的女士對小費制度采取入鄉隨俗的看法:“這是美國,人家就是這種風俗,吃飯就得給小費。”

 

 

正文内容结束